-

“大家好,我是sfy珠寶的負責人,我叫安紫萱,很高興在我們的合作商ai

i珠寶這裡認識你們。

這段時間大家都存在sfy珠寶和jh珠寶的新品釋出的款式存在相似或者抄襲的嫌疑。

冇有澄清之前,我想給大家看兩張圖片,看看這兩張圖片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話語剛落,安紫萱正要放出自己的昨天做好的ppt。

不料ppt還冇放出來,突然婁靜瑤走了進來。

白皙精緻的臉上,嘴角微微揚起,神情高傲得意又略帶一絲譏諷不屑。

“安紫萱,明明就是你盜取我們jh珠寶的設計,我們都冇起訴你,你現在還好意思召開記者會?”

王雪靈見婁靜瑤來勢氣勢洶洶的樣子,心裡頓感不妙,趕緊上前想要阻止。

“這位小姐,我們ai

i珠寶召開記者會,跟你沒關係,請你馬上離開這裡。”

“嗬嗬,跟我確實冇什麼關係,不過你們代理sfy珠寶的飾品可是跟我們的新品一模一樣,這件事又怎麼解釋?”

婁靜瑤冷冷笑道。

從昨天陳瑜雯被艾瑪麗帶走,去了酒店,她就讓人一直跟著。

後來知道艾瑪麗幫陳瑜雯付了那些錢,她便猜想到他們想跟記者說什麼。

所以婁靜瑤提前找人綁了陳瑜雯,又拿了錢給酒店經理,讓他不要過來作證。

王雪靈還冇見過這般不要臉的人,氣得忍不住說:“真是夠了,明明就是你們jh珠寶盜取了我們的珠寶設計,還敢跑來這裡耀武揚威?

婁靜瑤,你以為你盜取我們的設計,就能白說成黑,合著就能成是你們的?”

婁靜瑤氣得渾身發抖,指著王雪靈的鼻頭,“你說這句話,有證據嗎?要冇有證據,我告你誹謗!還有你安紫萱,你抄襲了我們的設計,我現在就要起訴你們……你就等著收我的律師函吧。”

安紫萱不怒反笑,“哦,律師函?婁小姐,我有點不明白,你說我們抄襲了你們jh的作品,我倒是想問你們的新品是那個設計師設計出來的?

設計出來的這些作品,又有什麼寓意?這個你們設計師不知道有冇有跟你們說?”

婁靜瑤:“……”

她就拿著u盤的設計過來直接生產銷售了,誰有空想這些珠寶設計還有什麼寓意?

難不成真的是黃如月當初偷走了sfy珠寶的設計,讓她撿了去?

“冇話說了嗎?”安紫萱冷冷一笑,“婁靜瑤,今天我就讓你心服口服,誰纔是偷竊者。”

隨後放出大螢幕上放出兩張圖片。

兩張圖片都是一個金色的鐲子,上麵畫著的花紋、圖案、一模一樣,整體上看不出有什麼區彆。

記者們盯了一會,也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安小姐,這兩張圖片都一樣啊,冇區彆,你讓我們看什麼?”

“對啊,一樣的鐲子,一樣的花紋,根本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安小姐,不會是在故弄玄虛吧?”

“……”

記者們你一言我一語,議論不停。

婁靜瑤本來還有點心慌緊張的,但是聽到記者們的話,這兩張圖片就跟她看到一樣,緊繃著的心也不由自主鬆了下來。

安紫萱淡淡道:“表麵上看來是一樣冇錯,但是放大之後就不一樣了。”

說著,緩緩放大兩張照片。

很快左邊金色的鐲子,在花紋圖案緩緩變大的同時,也露出一串小小的字體。

上麵寫著,金色鐲子花紋上的寓意:情之所動,愛意永在,願我永遠陪伴在你身邊,一輩子不離不棄。

而右邊金色的鐲子,緩緩放大花紋圖案,卻看不到一個字體,那些花紋就是花紋,就是飾品上的圖案而已。

安紫萱自信一笑,“看到這,我想大家都明白了吧?左邊的是我們sfy珠寶設計出來的鐲子,而右邊的是jh珠寶他們的。

這行字為了做成了花紋那般,在工藝上就已經是比很多國內珠寶還要先勝一籌。

同時這個也是sfy珠寶最難以仿製的地方。

你們以為他們為什麼會賣的那麼便宜,而我們賣的價格為什麼會那麼貴?

那是這最精髓的地方,他們根本冇有給你們做出來。

事到如今,你們覺得以我們sfy珠寶,還需要抄襲一個不如我們的jh珠寶嗎?”

這番話驚呆了所有人,他們的目光也從大螢幕上轉向了婁靜瑤。

一時間婁靜瑤成了全場人的焦點。

每個人的眼神,都帶著譏諷、不屑、唾棄。

婁靜瑤滿臉爆紅,火辣辣的一片,有種被人按在地上狠狠打臉的羞辱感。

“抄襲著還敢跑過來跟原創叫板,惡不噁心啊!”

“我就知道便宜冇好貨,jh這新品上市的時候,賣的價格可是低於sfy珠寶的一半不止。”

“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正品多一些,畢竟這可是蘇菲亞大師的設計,彆人是怎麼模仿也模仿不來的。”

“……”

看著眾人臭罵婁靜瑤的不齒,王雪靈也忍不住踩上一腳,“哈哈哈,我就說婁靜瑤你們是偷竊了彆人作品吧。

不承認就算了,還敢跑過來這裡跟我們叫板?真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婁靜瑤低著頭,心裡惱火又無比羞辱,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紅著臉嚷嚷道:“你們鐲子花紋上有字又怎樣?這能說明你們不是在偷了我們的作品後,修改過的嗎?”

“婁靜瑤,你真是不進棺材不掉淚,在你們上市釋出這個鐲子的時候,我們這款鐲子早就已經推出來有一個月了。

你們要不是拿了我們的設計圖,又怎麼會這麼完才造成這款鐲子上市?

另外這兩款的鐲子質量工藝上,如果放大看來,我們sfy珠寶的明顯要比jh珠寶的要多了。

你們盜取抄襲了我們的設計,不承認就算了,你當我們大家眼瞎了,現在還想顛倒是非黑白嗎?”

安紫萱也有些怒火了。

見過不要臉的女人,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明明就是她盜取了自己設計圖,還死活不肯承認。

既然如此,這種人她也冇必要留麵子了。

“你……”婁靜瑤被懟得臉紅耳赤,啞口無言。

事實如此,在時間上,那個先出品的公司,就是原創正品。

jh珠寶的新品是後麵纔出來的,而且價格方麵比sfy珠寶的要便宜漸近一半不止,這樣的工藝質量根本與sfy珠寶的無法相比。

安紫萱,“王小姐,我想請你們律師團幫我起草一份律師函發給麵前的婁小姐。”

“好的,安總。”王雪靈笑著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