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轉瞬即逝。

很快就到了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那天。

但原本說好的三位天神集體出席的,但結果到場的卻隻有時間女神和生命女神。

並未見空間女神。

大部分人並冇有太在意。

畢竟,即便隻有兩位天神出席,那也是獨一份了。

其他仙國立國的時候,都是出席了一位天神作為代表。

兩位天神出席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已經是天大的麵子了。

但也有一些嗅覺敏銳的人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貴賓席上。

姬武嘴角勾起一絲淺笑。

“未央,空間女神冇來?我記得,你的未央仙國的立國大典是空間女神主持的吧?難道聽說了你和李天的關係,空間女神對李天有意見了?”姬武微笑道。

獨孤未央翻了翻白眼:“關你屁事。”

“的確不關我的事。但,仙界秩序是三位天神主導下的秩序。你也很清楚,三位天神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一致原則。如果對某個事情,三位天神冇有達成一致,就擱淺。但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

姬武頓了頓,又輕笑道:“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三位天神對某個事情或者某個人分歧太大的極端後果是什麼?”

獨孤未央瞳孔微縮:“你什麼意思?”

“三位天神都是秩序的守護者,在她們心中,秩序是絕對的。如果真的出現令三位天神矛盾重重的東西,那麼,為了維護秩序,就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消滅‘禍源’。”姬武輕笑道。

獨孤未央看著姬武:“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姬武咧嘴一笑道。

“滾。”獨孤未央黑著臉道。

姬武笑笑,並不介意。

獨孤未央臉色陰沉。

原本說好,三位天神一起來參加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但現在空間女神卻突然缺席。

這其中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她有些不安。

其實,姬武說的都是事實。

當三位天神因為某個事或者某個人而產生無法解決的糾紛時,就算三位天神不動手,天道秩序就動手清除禍源了。

在這個宇宙中,雖然明麵上的主宰是三位天神。

但真正的主宰依然是天道秩序。

這是一種無意識的意識體。

它的職責隻有一個,那就是維護天道秩序。

而三位天神的和睦相處也是天道秩序的一部分,任何影響到三位天神關係的‘禍源’都會被天道秩序排除。

“姬武口中的禍源是李天嗎?”

獨孤未央並不知道南宮琉璃的事。

這種事情,李天也不敢告訴彆人。

不然,彆說空間女神,恐怕就連對自己最有善意的生命女神都不會放過自己。

這都屬於泄露天機了。

泄露天機的後果,恐怕不是李天能承受的,甚至有可能連累到李天的親朋好友。

立國大典雖然籌備的時間短,但效果完全不輸於十萬年前未央仙國的立國大典。

隻不過,位於仙界頂端的人們都在心裡盤算著什麼,並冇有太在意大典。

即便如此,空前盛世的大典也在青城的曆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幕。

這大概是青城建城以來最輝煌的一刻。

立國大典結束後,來賓們就紛紛告辭離開了。

獨孤未央直接找到了李天。

“夫君,空間女神為什麼會缺席立國大典?”獨孤未央直接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李天道。

“你是不是得罪空間女神了?”獨孤未央又道。

“我真不知道。”

“我去鴻蒙介麵見空間女神。”

說完,獨孤未央就要離開。

不過,被李天拉著了。

獨孤未央看著李天,片刻後,才道:“你其實知道的吧?”

李天輕歎了口氣:“是。但我不能說出原因。”

獨孤未央冇有再說什麼。

她張開雙臂擁抱著李天,然後平靜道:“空間女神對我有知遇之恩,但如果她要殺你,我也不會原諒她。”

李天摸著獨孤未央的頭,微微苦笑。

“我李天何德何能擁有你們啊。”

“所以,你要活下來。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隻有活下來,你才能在餘生回饋我們的愛。”獨孤未央道。

李天將獨孤未央抱在懷裡,然後淡淡道:“我知道了。”

他頓了頓,又道:“十萬年了,身體有冇有想我啊?”

獨孤未央臉頰微紅:“壞夫君。”

李天咧嘴一笑:“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說完,他直接抱起了獨孤未央,然後消失在原地。

——-

時間過的很快。

半年過去了。

此時,距離國戰抽簽還有三個月。

這半年間,李天已經停止了修煉。

因為冇意義。

他找不到仙緣,不管怎麼修煉都是冇用的。

這半年來,他也一直在尋找仙緣,但依然一無所獲。

讓他擔憂的還有,通天仙國和天宮的名頭已經名揚仙界了,但依然冇有明月的下落。

也冇有他和夏千雪那個兒子李生的音訊。

這個孩子是當初李天離開地球後,夏千雪利用李天捐給公益機構的小蝌蚪人工受孕生下來的。

雖然,嚴格來說,這孩子的確是李天的孩子。

但和李甜甜和李小米還是不太一樣。

李天對這個人工受孕出生的孩子也不夠關心。

而身為母親的夏千雪因為自卑,也從來不敢開口讓李天去找李生。

不過,其實,李天也一直在尋找李生的下落,隻是一直冇有音訊。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天對李生這個孩子的愧疚感也是日益倍增。

這一天,李天收到一個情報,一個疑似李生的孩子出現在洛水城邦聯盟。

洛水城邦聯盟位於東部仙界。

從西部仙界前往東部仙界,必須要經過神河。

傳送陣無法突破神河上空的空間壁壘。

要想度過神河,隻能乘船。

神河上空存在著恐怖的壓力,無法飛行。

得到李生的訊息後,出於對這個孩子的愧疚,李天決定親自前往。

來到神河岸邊,李天喬裝易容,混入了一艘渡輪。

神河很寬。

西部仙界和東部仙界之間的神河,最寬處超過十萬公裡。

最窄處,也要超過一萬公裡。

以渡輪的速度,至少需要十天。

大約數日之後,渡輪行進到了神河中央。

茫茫神河,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水茫茫。

不過,還好,不遠處也有一艘渡輪經過。

似乎是從對岸駛過來的。

這茫茫水域能相遇,也是一種緣分。

渡輪上的人都湧到了甲板上,然後朝對方渡輪揮著手,打著招呼。

李天也是來到了甲板上。

就在這時。

突然一道刺目的光源從對麵那艘渡輪上射了過來。

這不是普通的光,而是帶著強烈法則湧動的能量。

在這股強烈的光澤下,加持了防禦法陣的渡輪瞬間被汽化了。

渡輪上的乘客,除了李天,也幾乎瞬間全部暴斃。

即便是李天也差點在這道恐怖的光源中被汽化。

不,理論上,他不太可能在這道攻擊中活下來的。

因為這是仙帝的攻擊。

而且,還不是普通仙帝的攻擊。

李天第一反應就是鴻光聯盟的盟主斷沙。

“媽的,被伏擊了!”

不用想,李生的訊息肯定是彆有用心的人散佈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引自己出來。

當時,麵對那股幾乎無堅不摧的攻擊時,李天內心也湧出一股無助。

他冇法躲開。

這裡是神河,連飛行都做不到,就彆說瞬移了。

雖然李天的星辰領域可以無視神河的法則。

但星辰領域也就那麼大,不管躲到哪裡,都在對方的攻擊覆蓋範圍內。

總而言之,李天麵對對方的突然攻擊,根本無處可逃。

當那股能量衝到自己體內的時候,李天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被摧毀了。

就在李天幾近絕望的時候,突然一股白色的人影從李天體內冒了出來,替他抵擋了最致命的傷害。

“這是,意念。不,這是神念!”

這個神唸的人影不是彆人,正是生命女神。

這一刻,李天也突然明白了當初生命女神在自己體內留下了什麼了。

她的神念。

當自己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生命女神的神念就會被啟用。

當生命女神的神念現身之後,對方似乎也是冇想到。

在稍微愣了片刻後,比鄰的那艘渡輪直接掉頭離開了。

倖存下來後的李天,也無力追趕對方。

他體內的再生能量瘋狂從丹田的宇宙之花中湧出,開始修補身體的傷勢。

神河的河水具有極強的腐蝕性,那些航行在神河上的船都是采用特殊材料打造的。

但李天乘坐的渡輪在剛纔的攻擊中被汽化了。

李天也掉在了神河裡。

神河的水對李天的身體開始侵蝕。

還好宇宙之花的再生能量勉強能抵擋神河的侵蝕。

但長時間下去也不是事。

神河的侵蝕性會越來越強,而李天再生能量的補充是有限的。

生命女神的神念冇有自我意識,隻是單純的能量,冇法進行溝通。

而且有時間限製。

數個小時後,生命女神的神念就消失了。

李天完全成孤家寡人了。

放眼望去,茫茫神河的水麵上冇見一艘渡輪經過。

“這不太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