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是劍晶!”

葉雲飛衝進宮殿之中,看到宮殿之內堆放著大量的晶石,猶如一座座小山。

這些晶石的狀態十分奇特,全都像是一柄小劍,而且綻放出來滾滾劍芒。

剛纔在宮殿外看到的劍氣就是這些晶石釋放出來的!

誕生劍晶的條件十分苛刻,需要充斥著大量劍氣的天地環境之中纔有可能誕生。

所以劍晶的數量太少太少了!

上一輩子葉雲飛雖然是天帝,但所得到的劍晶數量並不多。

現在這座宮殿之中堆放著大量的劍晶,所以讓葉雲飛有點激動。

這個時候,那些主世界的開始收取劍晶!

“混老,配合我,我要獨占這些劍晶!”

葉雲飛對混老說道。

這樣珍貴的修煉資源在眼前,葉雲飛自然要搶奪。

在武者的世界之中,為了修煉資源而大打出手,甚至生死搏鬥是十分正常的。

“好!”

混老點頭。

咻!

葉雲飛身形一閃,施展空間瞬移術,直接出現在宮殿中央。

接著葉雲飛同時施展出時光逆轉術和時間刀兩種秘術,一股強大的時間能量瞬間擴散,將一大批主世界的生靈籠罩在內,讓這些生靈的身子被定在那兒,無法動彈。

“我來也!”

混老輕喝,施展出一種扭曲並且鎖定空間的秘術,將一大片空間強行封印,讓那些主世界的生靈更加無法動彈了!

在葉雲飛和混老共同施法之下,時間和空間同時被封印,那些主世界的生靈一個個又驚又怒,一個個全力掙紮,可是一時之間,他們根本就無法擺脫時間和空間的束縛。

其中有幾個圓滿半帝,一個個全力反抗,憋得麵紅耳赤,可是葉雲飛和混老施展的時間秘術和空間秘術太高明瞭,他們在短時間內無法掙脫。

咻咻……

胡妙,金角龍蠶,黃裳,冰魔人,司徒空兒等人早有準備,紛紛出現,開始動手收取宮殿內的劍晶。

胡妙等人的身法速度太快了,特彆是金角龍蠶,速度堪稱極速為,一閃而過,還冇有等人看清,就將一堆又一堆的劍晶收取起來。

葉雲飛暗中傳音,讓金角龍蠶不要吞吃掉那些劍晶。

這些劍晶太珍貴,太罕見了,葉雲飛知道金角龍蠶一旦抵擋不住誘惑,很有可能就會直接將這些劍晶吞吃煉化。

葉雲飛來劍墳,就是想借這裡的資源提升劍道水平,所以打算用這些劍晶來修煉劍道。

“好吧,不過你要煉一批丹藥補償我。”

金角龍蠶有點不情願,對葉雲飛傳音說道。

幾乎是眨眼間,這個宮殿中絕大部分的劍晶都被胡妙等人收取乾淨,隻剩下一些零散的劍晶散落地麵。

“我們走!”

葉雲飛低喝道,衣袖一揮,將胡妙等人全部傳送進入幻影塔之中,然後衝出宮殿。

此時蕭婷婷帶著護劍山莊的弟子剛好衝進宮殿之內,眼看著胡妙等人瞬間就將所有的劍晶收取精光,驚歎的同時,又有點失落。

因為他們半塊劍晶也撈不到。

咻!

葉雲飛和混老衝出宮殿,朝遠處的另一座宮殿衝去。

這些宮殿之中必定收藏著許多與劍道有關的寶物!

“我們跟上!”

蕭婷婷帶著護劍山莊的弟子連忙跟上葉雲飛和混老。

“吼!

該死的!

這些劍晶本來是屬於我們天乙劍派的!

居然全部被那個小子搶走了,隻留下幾十塊給我們!”

“可惡!

明明是我們先發現了!

那個小子卻半路殺出來搶走了!”

……

等葉雲飛和混老離開之後,原來那座宮殿內的那些主世界生靈才恢複了行動自由,看著幾乎空空如也的宮殿,一個個憤怒吼叫了起來。

這些生靈全都來主世界的天乙劍派,他們最先發現這個宮殿內的劍晶,本來以為可以有豐厚的收穫,想不到被葉雲飛半路全搶走了。

這種感覺太憋屈了!

“這個仇一定要報!

我們天乙劍派的人絕對不能被外麵世界的生靈欺負!”

有人怒吼道,恨不得立即衝去和葉雲飛拚命。

“算了,我們暫時壓下怒火,繼續去探險尋寶吧。”

為首一個男子冷靜下來,沉聲說道。

這個時候,葉雲飛和混老已經衝進了另一個宮殿之內。

這個宮殿內收藏著數量驚人的法寶,而且全部都是與劍道有關的法寶。

其中有不少天帝級彆的長劍!

而且葉雲飛還看到了好幾批成套的長劍,這些成套的長劍煉化之後,在戰鬥之中祭出來,就會自動組成劍陣,威力很強。

這個時候,已經有一批主世界的生靈提前進入這個宮殿之中,正準備收取那些法寶。

“混老,行動。”

葉雲飛對混老說道。

“好的。”

混老點頭。

接著葉雲飛和混老故伎重施,一個施展時間武技,一個施展空間武技,瞬間就將這個宮殿內的時空封印。

宮殿內那些主世界的生靈立即無法動彈了。

胡妙,金角龍蠶和黃裳等人衝出來,開始快速收取這個宮殿內的法寶。

“剛纔已經有不少法寶被這些傢夥收取了,我讓他們全部交出來!”

金角龍蠶突然盯上了那些主世界的生靈,大聲叫道。

然後咻的一聲,金角龍蠶衝向那些主世界的生靈,開始搜刮他們身上的東西。

那些主世界的生靈驚怒之下,浩浩蕩蕩地釋放出他們的能量威壓,想要震退金角龍蠶,但是金角龍蠶的空間能量水平高明無比,施展出種族傳承的空間秘術,完全無視那些主世界生靈的能量,不斷搜颳走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指和各種寶物。

葉雲飛和混老看到金角龍蠶如此舉動,也全力配合,看到金角龍蠶搜刮哪一個生靈,就立即一起加強鎮壓,讓那些生靈無法反抗。

“該死的!

這些是我自己的東西!”

“滾開!

你敢搶我的東西,你會後悔的!”

……

那些主世界的生靈財物被金角龍蠶搜刮,忍不住怒吼起來。

眨眼間,這個宮殿內的法寶全部被胡妙等人收取精光,一件也不剩。

“我們走!”

葉雲飛衣袖一拂,將胡妙和金角龍蠶等人全部傳送進幻影塔之中,然後和混老衝了出去。

這個時候,蕭婷婷帶著護劍山莊的弟子剛好走進宮殿之內,又親眼目睹了葉雲飛一行人如何收取這座宮殿內的法寶,看得又是羨慕,又是驚歎。

“我們跟上去!”

蕭婷婷看到葉雲飛和混老已經離開宮殿,朝遠處衝去,連忙帶著護劍山莊的弟子跟了上去。

她明白,在這座城池之中,她和那些護劍山莊的弟子隻有跟著葉雲飛一起纔是安全的!

她已經冇有選擇了!

“吼!

我們這些劍穀的弟子居然被搶劫了!

而且是外麵世界的一個小子!

恥辱啊!”

葉雲飛和混老離開後,剛剛那座宮殿之中傳出來一道道悲憤的吼聲。

接下來,葉雲飛和混老不斷出入一座又一座宮殿,收穫了大量的寶物,甚至還有許多劍道秘籍。

每當遇到那些主世界生靈想參加搶奪寶物的時候,葉雲飛和混老就直接施展時間秘術和空間秘術將他們封印,阻止他們搶壓。

金角龍蠶幾乎每次都毫不客氣地趁機搜刮那些主世界生靈的財物。

就這樣,葉雲飛和混老一連進出了十幾座宮殿,所收穫的寶物堪稱海量!

而且這些寶物絕大部分都是與劍道有關!

“吼!

那棵樹竟然把我的財物全部搶走了!”

“該死的樹!

他幾乎把我扒光了!

我要將他千刀萬刮!”

……

一道道憤怒的吼聲在這一片天地不斷響起,那些被金角龍蠶搶劫的主世界生靈一個個氣得暴跳如雷,吼聲震天。

“這個劍墳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怎麼看起來像是一個藏寶庫,到處都是藏著寶物的宮殿。

為什麼被稱為劍墳呢?

還有,劍皇閣和慕容家的祖先誤入這個劍墳,又是從哪兒得到一劍平天下的劍技呢?

莫非是從那些劍道秘籍之中得到的嗎?”

混老忍不住對葉雲飛說道。

“我們確實得到了很多劍道秘籍,到時翻翻看,說不定那些劍道秘籍之中記載著許多高明的劍技。”

葉雲飛答道。

就在此時。

“看!

前方有一座大墳!”

混老突然望向前方,對葉雲飛說道。

葉雲飛的目光望去,果然就看到了一座大墳,矗立在前方的一片荒蕪平原之上,平原上空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劍氣,不斷翻湧著,數量之多簡直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那座大墳的規模十分巨大,矗立在平原之上,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視覺效果。

“莫非這纔是真正的劍墳?”

葉雲飛和混老遠遠看著那座被滾滾劍氣簇擁著的大墳,忍不住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