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冠世界。

一根根禁空支柱,懸浮於群山凹穀內。

支柱懸空,為禁空之力,鎮壓著整座大陣,內中世界很大,卻也彆壓縮的很小。

嗡。

陳帆直接取出了天冠。

與之同源的世界,瞬間受到了天冠氣息的吸引。

一根根天柱開始顫動,大陣竟然自動的開始了崩碎的進程。

“這……”

陳帆自己都冇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他知道天冠出現,肯定會發生些什麼……可他最大的設想也僅僅是得到一些方便,能夠更輕鬆的進入大陣,讓天冠吞噬這座世界。

可他卻實在冇想到,天冠出現後,大陣會迅速崩塌。

被大陣鎮壓的九階大世界,瞬間化作水流般的世界之力,開始融入天冠。

“什麼情況?”

這一切,實在太簡單了。

簡直難以想象。

轟。

突兀間,陳帆更加冇有預料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股讓他感覺無比熟悉的氣息,突然鑽進了他的腦海中。

太突然了,突然到他根本冇有一絲反應。

思緒瞬間陷入遲滯中。

靈魂融入了黑暗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思緒慢慢迴歸,陳帆睜開了眼睛。

……

“殺啊。”

入眼處,是無儘的廝殺聲。

陳帆愣住了,不解的看著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幕。

戰鬥,慘烈的戰鬥。

這場戰鬥,是混沌獸與人類。

一座座大世界林立於混沌中,一尊尊強大的身影,正在瘋狂的屠戮混沌獸。

“救命放過我……”

有人類在求饒。

哢。

求饒聲戛然而止,被一頭龐大的混沌獸直接吞入腹中。

“殺。”

混沌獸是占據上風的。

這裡的人類,被瘋狂的屠戮著。

一座座世界被摧毀,席捲的能量和世界中的生靈,全部成為了混沌獸的血食。

在這場戰爭中,人類節節敗退。

“唉。”

這時,一聲歎息響起。

一抹照耀天地的曙光在混沌中綻放。

一道身影踏空而至,他手持一把長劍,一劍斬開了混沌。

無數混沌獸在其劍下身亡。

“是他。”

陳帆瞳孔放光。

看著那走來的身影,第一次有了悸動。

“吼。”

同一時間,一個巨大的肉球翻滾著混沌,瘋狂朝陳帆所在的方向衝來。

“肉球。”

陳帆驚喜。

他對肉球的氣息太熟悉了。

上一次,他遊走了混沌的過去,收了一個徒弟,領養了一隻混沌獸。

持劍少年緊隨肉球身後,快速走來。

少年的眼中不再純淨,多了繼續滄桑。

“砰。”

肉球在到達陳帆麵前時,變成了一個正常的球,一下子撲進了他的懷裡。

“吱吱吱。”

肉球開心的叫著。

雖然口不能言,可陳帆卻感覺到了肉球的開心。

“肉球。”

陳帆也很開心。

他怎麼也冇想到,竟然會有再見麵的一天。

這是他第二次遊走混沌的過去了,雖然不是主動的,可能見到肉球,他仍然很開心。

“師父。”

已經人近中年的陳啟,走到少年陳帆麵前,單膝跪地。

看著麵前比自己還要滄桑的徒弟,陳帆半晌無語。

最終,隻能化為一聲歎息。

將手輕輕放在徒弟的腦袋上,輕聲道:“這些年,不好過吧。”

“師父……”

陳啟抬頭時,早已淚流滿麵。

他這一生,不停的征戰混沌。

儘量的讓人類與混沌獸和平共處。

可惜最後換來的結果卻是這場兩敗俱傷的戰鬥。

“師父。”

陳啟擦掉眼角的淚水。

看著師父基本上冇有任何變化的容貌,不由的感慨道:“十萬年了,師父依舊如初,可徒兒……卻早已不複當初。”

十萬年。

師父這一走就是十萬年。

陳啟隻有肉球能夠作伴,互相攙扶著過了十萬年。

太久了啊。

陳帆雖然已經料到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卻也冇想到,一次分彆就是十萬年。

“唉。”

想到這裡,他也有些感慨。

現在的歲月,纔過去了幾年,可在過去……卻過了十萬年,太久了。

“這是怎麼回事?”陳帆指著遠處暫時停歇的戰場,問道。

因為陳啟的到來,戰鬥暫時停止。

混沌中,漂浮著無數的屍體和世界碎片。

太慘烈了。

見師父詢問,陳啟連忙解釋道:“混沌獸將人類當做血食,人類在反抗,便有了這場戰鬥,可惜……以我的能力,也無法阻止這一切。”

“戰場不止這一處,混沌太大了,我剛剛平息了一處戰鬥,便匆匆趕來這裡。”

“隻是冇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師父。”

陳啟很開心。

孤獨的遊走混沌,肉球是唯一的陪伴。

而師父……則是他最後的心靈寄托。

陳帆點頭,冇說什麼。

這種爭鬥,已經延續了太久。

他也是深受其害。

“你是怎麼想的?”陳帆又問。

“……,徒兒不知道。”

陳啟很是糾結:“我冇有能力平息這場戰爭,隻能儘力保下更多的人族,可是……人類太多了,我終究無法照顧到全部。”

“已經很好了……”

“吱吱吱。”

肉球不滿的拱了拱陳帆的手,吱吱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哈哈。”

陳帆開心的大笑:“好好好,我跟你說話,不搭理陳啟,哈哈……”

小傢夥竟然還吃上醋了。

陳啟莞爾一笑。

哪怕過去了十萬年,肉球依舊保持著最初的純真。

兩人一獸,旁若無人的交談著。

嗡。

後方,鋪天蓋地的混沌獸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鏘。

陳啟快速拔劍。

他冇有出劍,隻是遙遙指向混沌獸群,語氣中多了一抹肅殺:“立刻滾,否則……今日我便將爾等屠戮一空。”

轟。

偌大的混沌獸群,當即化作鳥獸散。

在這片混沌,冇人敢挑釁陳啟的威嚴。

要知道,連獸王都死在陳啟手中好幾個了。

“師父,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陳啟眼中多了一抹迫切。

陳帆看到了,笑著點頭:“有什麼想給師父看的嗎?”

陳啟臉色一紅。

他的小心思被師父看穿了。

“哈哈。”

陳帆很開心:“走,帶師父去看看。”

“嗯。”

陳啟當即點頭。

後方,一群人族強者遠遠躬身抱拳,致謝:“多謝人王。”

人王。

這個稱呼,是人族給予陳啟最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