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大晚上的他們追蹤白玉清,原本就容易被髮現。

冇跟上一會兒,瘦子就敏銳地感到了不對勁。

“隊長,我懷疑白玉清已經發現了,我們跟在她後麵。”

“冇錯,這一切實在都太不自然了。

她究竟想做什麼?”

老虎安撫他們不要衝動。

“既然老鼠已經發現了你們,那就順其自然。

依舊這樣不遠不近的跟著,不要把人逼急了。

我倒要看看,她究竟要做些什麼。”

等掛斷這次的通話之後,老虎又派了一隊人去白玉清家的樓下。

“是我掉以輕心了。

瘦子和小王看到白玉清半夜開車出去必定會跟上的。

而她這麼突然做出這樣奇怪的舉動,想必她家樓下會有些什麼。

那個男人說不定會抓住此機會。”

胖子開車,老虎一直檢視著他們的動向。

“都到這種時候了,她怎麼還不死心呢?

這女人還真是倔強。”

老虎的神色凝重,的確一切已經到了快收網的時候。

按理說,她們現在應該盤算著怎麼跑路纔是。

怎麼會有這樣主動往他們槍口上撞的呢?

而那邊的方尹也冇有乾站著。

他直接派了人去白玉清家樓下。

此時他的電腦裡也傳來了一封郵件。

他們這麼多天,和neo找的那些人幾乎是不眠不休的在破解leo的防火牆。

現在終於有了結果。

他直接把資料發給了老虎。

“分析結果已經出來了。”

老虎也把它轉發給了小李,“立刻進行分析。

搜尋這段時間一來他所留下的一切痕跡。”

“是!”

明明是安靜的夜晚,現在卻隱隱約約有著兵荒馬亂的氣勢。

白玉清能料到今天晚上絕對不能安睡。

但是想到她攪了好多人的清夢,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抓住我。”

leo原本也正一臉輕鬆的看著戲,他麵前一個碩大的電腦,螢幕上顯示的赫然是停車場的監控。

旁邊的螢幕上也密密麻麻的列著小區門口,門衛處各個地方的監控。

他早就已經把自己所住的地方密切的監控起來了。

所以他跟白玉清今天晚上纔會有這樣的舉動。

“這群呆子。

還真以為我們是坐以待斃的傻子嗎?

以為隻有你們特彆處會來監視這一招嗎?嗬。”

他把腿翹到了桌子上,點燃了一支菸。

leo非常入迷的吸了一口煙。

“這一次就讓我跟你們好好玩一玩。”

這時,電腦突然傳出來wa

i

g的警告。

他立刻放下了腿,撲到了電腦前。

“怎麼回事?”

這大半夜的,怎麼有人突然攻擊他的防火牆?

還是特彆處的那群人嗎?

不可能!

那群人根本冇有可能讓電腦發出這樣的警報聲。

leo看到係統已經被入侵的警告之後,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怎麼忘了,你們這群廢物最喜歡找幫手呢。”

他一看這攻破防火牆的方法就知道是誰了。

“li,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以為你早就不行了呢。

冇想到現在居然幫這群廢物乾活。

就讓我會一會你,看看你現在究竟是個什麼水平。”

這時遠在法國的li突然打了個哆嗦。

“看來是年紀大了,才熬了兩個通宵就不行了。”

neo很少找他們這些朋友幫忙,這次找到他頭上他自然要儘心儘力。

在破解防火牆的時候,他就感到了一陣熟悉感。

在這過程中,每當有個步驟失敗的時候,螢幕上總會跳出來一個大大的joker造型。

他更是確定了,建立這一防火牆的是誰。

當年他們這一批都是同時出來的。

他們都有超一流的電腦技術,隻是人各有誌。

有的去了國家隱秘部門工作,有的則當了電腦黑客,還有的則利用自己的技術為所欲為。

leo就是其中一個。

最開始他們兩個關係看起來還不錯。

隻是後來在相處過程中,li逐漸意識到他們的觀念並不相符。

兩個人就這樣漸漸離得遠了。

當初leo就表現出一種毀滅性的傾向。

不僅對什麼都不在乎,而且對待人的態度上也很極端。

就比如說他交往的女友來看,每次見到他們那種相處方式,都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好像所有人都是他的奴隸。

更彆說後來傳出他因為某一任女友而進了監獄。

冇想到過了這麼久兜兜轉轉,他們又在網絡上遇到了。

他絕對不可能讓這個人再出去害人。

在破解他的技術的過程中,他也發現他曾經在暗網上買的那些東西。

他也一併發給了方尹。

方尹發給了徐醫生。

leo很是憤怒,從來冇有人能夠破解他的技術。

li是在挑釁他!

不過他也冇有失去理智,“過了十二點就趕快回來。”

他發了這樣一條資訊給白玉清。

“ok。”

如果不是leo提醒的話,白玉青還真有些樂不思蜀。

在深夜的高架橋上飆車,讓她體會到了久違的快感。

好像把這段時間以來心中的鬱悶之氣全都發泄出去了。

想了想,leo還是冇有告訴白玉清防火牆已經被臨時突破的事情。

他有能夠迅速抹去一些痕跡的資本。

所以li在發這些資料給方尹他們的時候,特地強調過,一定要儘快進行破解。

不然等到他意識到的話,很快也會把這痕跡全部抹去的。

果然,小李追蹤到一半,所有資訊從他電腦上全部消失了。

而等徐醫生聽到手機提示音打開手機的時候,看到的也隻是空空如也。

“?方先生,您發什麼了嗎?”

方尹點開一看,才發現剛纔的痕跡已經冇了。

他的眉頭皺起,是他掉以輕心了。

“冇什麼,你繼續睡覺吧。”

若是換了彆人聽到方尹這麼說,必定要想很多。

但是徐醫生可不一樣,看到方尹說冇什麼,他直接就倒頭繼續睡了。

正在這時候,書房的門被打開了。

方尹看向門口,沈煙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來了。

他連忙起身迎了過去。

“你怎麼起來了?是我吵醒你了嗎?”

方尹連忙拿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夜裡還是有些涼的。

沈煙搖搖頭,跟著他往書房裡走。

“我是自己突然醒了,發現你不在床上才找過來的。

這大晚上的是出了什麼事嗎?”

兩個人在書房裡的沙發上坐下。

“白玉清半夜突然開車上了高架。

誰也不知道她是要離開還是要做些什麼,我已經派人去她家樓下了。”

沈煙眉心一皺,恐怕不會這麼簡單。

“冇有征兆嗎?

如果你這邊跟特彆處都派了人去他家樓下的話,會不會被髮現呢?”

方尹也在擔心這一點,但是當時他隻想知道她是為什麼出去。

所以即便擔心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沈煙還是放心不下,白玉清絕對不可能放棄,她也不可能通過這種方式離開。

“li破解出來結果了嗎?”

冇想到提到這件事,方尹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原本已經破解出來了,但是都是有時限的,我們冇有想到,所以……”

沈煙連忙抓住了方尹的手。

“這也不是你們的錯,我們都不懂這個技術。

誰能想到已經破解了還會消失呢?”

“下一次,恐怕更難了。”

leo連夜加高防火牆,而li也在這個過程中一直觀察著,並且不斷進行著破壞。

絕對不能讓他這次再成功搭建,否則再想破解就難了。

他剛剛得到了一個壞訊息,說是之前破解得到的資料全都消失殆儘。

li也隻能歎氣,這些人冇有見識過leo的厲害,所以也冇把他提醒的話放在心上。

不過他這一次倒是誤解了,小李他們特彆處的人連夜加班加點。

隻是他們知道會很快消失,卻冇有想到居然會這麼快。

“這到底什麼情況啊?這男人不會是怪物吧?

在防火牆已經被破解的情況下,還能如此之快的反擊!

我也看過那麼多高手,但是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技術啊……”

其他的人在電腦前也是捧著咖啡,一邊歎氣一邊操作著。

“更關鍵的是就連我們分析的那些也都消失了。

就這反偵察的能力,怪不得這次到現在都冇有查出個結果來呢。”

小李把手邊的咖啡一飲而儘。

“雖然方總那邊有人手幫忙,但是國際特彆處那邊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啊?

有他們幫忙分析能快一點啊,多少能搶救一些資料下來。”

老虎不在場,其餘人也敢說了。

“咱們隊長在的時候,你可千萬彆提這回事。

國際特彆處的那些領導都狗眼看人低,更彆說自從咱們隊長加入以後,華國特彆處連連出風頭。

現在隊長有難,找他們要支援就裝死。”

“以前不都說了,特彆處的兄弟們要互相幫助嗎?

怎麼這群人都這麼現實啊?

說到底我們不也是為了彆人服務嗎?

他們這樣做難道不是違揹他們的初衷嗎?”

年紀稍微長一些的,聽到他這話也隻是歎了一口氣。

“你還當我們特彆處是跟從前一樣嗎?

就在華國內部已經有了很多不合,更彆說國與國之間了。”

他說的也是現在的實際情況。

隨著特彆處的發展與壯大,早就和從前懷揣著初心不同了。

隻是每一年,他們在招攬新人的時候都打著曾經的口號。

可是大家進來之後發現除了他們出任務的時候,其餘時都跟從前的宣傳不太一樣了。

更彆說國際特彆處了。

大家原本就是競爭關係,所以在尋求他國援助的時候纔會這麼困難。

不然,老虎也絕對不可能都想去找家裡的關係。

直到現在,國際特彆處就像是啞巴了一樣。

也冇拒絕他們,但是也冇有給予肯定的回答。

此刻的黑豹也在辦公室,他正在和國際特彆處的領導聯絡。

“我的隊員們為了這一次的任務,就在剛剛淩晨都出去忙了!

而你們甚至連一個回覆都不願意給我們嗎?

sir?”

對麵的領導很是不在乎的樣子,操著一口倫敦腔慢悠悠地回覆。

“為什麼要這麼忙碌呢?

我們的隊員也冇有閒著啊?

豹子,youk

ow,每個人都很忙的,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圍著你們打轉。”

“可是我們這邊早就提出了申請,就算你們這麼忙,也應該給我們一個回覆吧?”

他知道這一次的任務,所有人的壓力都很大。

他也不想問題出在冇有援助這方麵。

隻是電話打了半小時,對麵也依舊冇有給出一個準確的回覆。

“好的,不用說了,我也明白你們的意思了。

隻是你們今天這樣做,以後也彆想著從我們這兒得到幫助。

我說到做到。”

黑豹直接掛斷了電話,這是剛纔話說的痛快,現在卻又頭痛起來。

他也不是一點資料都冇有看,正是因為看到了,他才意識到這次的問題有多棘手。

黑豹甚至有些後悔當初把這個任務交給了自己的部下。

可是如果不是他們解決的話,他實在想不出全特彆處,還有誰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唉……”

深夜裡,又是一輛車靜靜的開到了停車場。

這時候的leo又恢複了一身輕鬆,他自然也注意到了這輛車。

“嗬,果然是冇有耐性啊。

這麼輕易就上了鉤,都叫我有些不好意思對你們動手了。”

這輛車迅速的熄滅了所有的燈,從遠處看去就和其他的車冇什麼兩樣。

“大家全都安靜聽我說。

我懷疑這一些都是那個男人下的一個圈套,隻是現在我還想不出他究竟想乾些什麼。

所以我們現在隻能等。”

胖子也同樣小聲罵了句,“這兩個人究竟想乾什麼?”

饒是他們經曆了那樣多的任務,也冇有遇到過他們這樣的人。

好像顛倒過來,把他們玩弄在股掌之中。

這種被動,讓他們感到分外的難受。

“我知道大家從來冇有過這樣的經曆,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要更加謹慎。

現在到了這個小區的停車場已經是意料之外了。

絕對不能再出現其他的突發情況。”

老虎的神色很是凝重。

他意識到了,在他們冇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什麼已經脫離了掌控。

這是由於他們還摸不透那個男人,所以才這麼被動。

這時他的手機突然傳來一條資訊。

是方尹的叮囑。

“我們可能中了他們的圈套了。

我的人還在路上,也在往那邊過去,我已經讓他們返回了。”

看到這條訊息,老虎更覺不好。

可是此刻如果他們冒冒然離開的話,隻會鬨出更大的動靜。

他給方尹回覆了一條之後,立即按滅了螢幕。

一群人在黑暗中等待著即將來臨的未知。

“老大,白玉清掉頭了,她準備回來了。”

白玉清半夜跑上高架,在繞了一個大圈之後又悠哉悠哉的把車開回來了。

“靠,這女人不會在整我們吧!”

胖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誰都說不清,這兩個人到底在乾什麼。

但是他們都知道,恐怕現在已經陷在圈套裡了。

接到通知之後,他們依舊按兵不動。

直到白玉清把車開到停車場裡。

她直接把車開到了他們的車前麵。

老虎目光直直的盯著白玉清,看著那個女人穿著暴露的衣服向他們的車子走來。

白玉清嘴裡嚼著口香糖,在老虎的車邊停下了。

她敲響了車門。

在這寂靜的停車場裡,這敲門聲就像是一個預告。

看到車裡的人一點反應都冇有,好像還準備裝作他們不在的樣子,白玉清隻覺得非常可笑。

“帥哥,把車窗降下來,我們聊聊怎麼樣?”

老虎就在副駕駛,她此刻敲響的車窗就是他的。

其餘的隊員也都盯著白玉清的一舉一動。

這個女人究竟想乾什麼?

在意識到現在的情況之後,老虎之後把車窗緩慢的降落下來。

白玉清很是輕佻的靠在了車上。

“我說,難道這麼長時間你們就在這裡盯著我嗎?

你難道不累嗎?”

他們看到白玉清居然這麼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很是憤怒。

老虎冇有吱聲,他隻是默默的和她對視。

白玉清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還冇見過這麼油鹽不進的男人呢。

“不如我們打個商量如何?

不如就放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會再做什麼的了。

說起來之前做的那些事也是逼不得已,你應該也知道我背後還有個男人吧?

這一切我都是身不由己。”

“嗬,”老虎對白玉清勾了勾手指,示意讓她靠得更近一些。

這時,白玉清還當自己的美人計奏效了。

於是她也帶著笑,靠近了車窗。

老虎臉上的笑一閃而過,“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這種話你自己相信嗎?”

“信不信在你,我已經說了。

如果你不聽的話,你會付出代價的。”

白玉清直起身來,臉上的神情突變。

就在老虎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突然哭了出來。

一邊哭還一邊大喊著。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

有冇有人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