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美小說 >  於臨璃宇文玨 >   第49章

-

於精忠實在是不理解宇文玨到底是怎麼想的,而且宇文玨自己都說了,這是他們的家事,不該插手,可是現在宇文玨竟然還在這裡說三道四的。

若是這一次來到這裡的是彆人,於精忠根本就不用管對方的臉色,可以直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這回攔住他的畢竟是攝政王,他肯定還是要給攝政王麵子的。

“那不知王爺認為,老臣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呢?”

“本王不希望你對這母子兩個做什麼。”

於精忠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他也在這時跟宇文玨解釋著說道。

“可是小女性格頑劣,頂撞了老臣,這本來就是不孝之舉,老臣要教訓她,她竟然還要直接對老臣出手……所以老臣纔想要好好的給她一個教訓。”

“雖然老臣確實要給王爺這個麵子,可是小女畢竟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老臣若是不教訓,等到後麵小女得罪了彆人,那些人豈不是會看我們丞相府的笑話嗎?”

“你們丞相府就算被笑話也不應該是因為她,而是因為某些不知上下的人,甚至還惡意從中挑撥離間,你說是吧,大夫人?”

宇文玨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就這樣注視著秦蘭芝,雖然說宇文玨確實在笑,可是秦蘭芝卻從宇文玨的臉上看出來了一抹陰寒之意。

“王爺這話真的是說笑了,臣婦聽不懂王爺說的是什麼意思。”

秦蘭芝趕緊朝著宇文玨彎了一下身子,宇文玨則是注視著秦蘭芝。

“剛剛本王來到這裡,怎麼冇有見到你朝著本王行大禮呢?”

秦蘭芝的臉色立刻變了一下,其實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她的身份是丞相府的夫人,儘管見到宇文玨確實應該行大禮,可是這種大禮基本上是免掉的。

現在宇文玨竟然跟她計較這個,難不成是跟那個賤人有關係嗎?

可秦蘭芝考慮了一下,就覺得既然宇文玨都已經開口了,若是她不做的話,恐怕宇文玨又會找麻煩。

“王爺,是臣婦的錯,臣婦在這裡跟你賠不是了。”

秦蘭芝趕緊給宇文玨行了一個大禮,宇文玨則是直接點了點頭。

“這個大禮我倒是挺滿意的,先在這裡跪著吧。”

秦蘭芝見到宇文玨這樣就忍不住覺得有些震驚,她也在這時趕緊給於精忠投去了一個求情的表情。

於精忠也在這時皺著眉頭看著宇文玨,當下他就朝著宇文玨行了一禮。

“王爺,內人的身體不是很好,不知王爺可否饒過她?”

“她的身體不好你就知道饒過她了,可是我們家的阿楠在修煉之前,身體也非常的不好,你又為什麼不願意饒過阿楠呢?”

於精忠的心裡麵咯噔了一聲,看來宇文玨今天真的是想要向著這母子兩個了。

這母子兩個到底有怎樣的魅力,竟然能夠讓宇文玨做出這樣的事情。

於精忠實在是不明白。

宇文玨倒冇有再搭理他這麼多了,隻是轉過頭看著旁邊的於臨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