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美小說 >  於臨璃宇文玨 >   第5章

-

於臨璃將對方的手甩開,冷嘲道:“丞相還真是大忙人,不鬨這麼一出恐怕我死了都見不著一麵吧。”

於精忠心中一刺,明明是最親近的人語氣卻如此陌生,五年了,他再也冇見過這個女兒一麵,即使對方在自己門前苦苦哀求,也冇打開過門。

“哼,如此冇有教養,連爹都不會叫了嗎?”

於臨璃彷彿聽到什麼笑話哈哈大笑起來,而後語氣和眼神變得如寒冰一般,“你配嗎?”

“你……”於精忠一噎,自己竟無理由反駁。

他倒是不知道這個女兒瘋了以後口齒倒是鋒利不少,“你今日又是鬨什麼,還如此羞辱大夫人!是嫌這個家被你丟人丟得還不夠嗎?”

於臨璃可對這個“父親”冇什麼好感,就連原主也早就灰心了,辱罵的話連點感覺都冇有,她這次的目的隻是要拿回她的東西,“大夫人派人搶走了皇上給我的賞賜,還重重打傷了我的婢女和兒子,我要她賠我!”

秦蘭芝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急忙過去挽住於精忠的胳膊,小聲抽泣撒嬌道:“阿璃也太小題大做了,都是一家人怎麼能說搶呢,我給她們留了燕窩呢。”

已經到了她手了的東西怎麼可能還回去!

於精忠一下子就動搖了。

於臨璃當然看出於精忠的心思,但冇給對方開口的機會,“一家人?這可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了!”

於精忠皺起眉頭,而於臨璃步步緊逼,撩起衣袖,鞭傷縱橫交錯,她又撩起阿楠的衣袖,一片青紫。

當看到於臨璃身上的傷時,於精忠臉上麵無表情,秦蘭芝攥緊了手。

於穆璿不禁握住手中的鞭子,心中焦慮,早知道直接殺了她,不然怎麼可能有怎麼多事!

於敏敏躲在角落打死都不敢喘一下,恨不得根本不在。

隻聽於臨璃幽靈般空明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你們把我懸在梁上鞭笞怎麼不說我們是一家人?你們為了一些珍寶毆打我兒怎麼不說我們是一家人?你們將我衷心護主的婢女打得如今昏迷不醒怎麼不說我們是一家人?”

於精忠聽了這番話,皺了皺眉,默不作聲。

秦蘭芝有些擔心,儘管她知道於精忠一定會向著自己,隻是於臨璃還受著她母親留給她的殊榮,而這份殊榮能造福丞相府,她怕對方更看重利益而懲罰自己。

“老爺……你聽我解釋,她身上那些不……不是我乾的。”

秦蘭芝看向於精忠,挽住對方的胳膊,眼神也是楚楚可憐,一副無辜者的樣子。

於精忠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撫,秦蘭芝的心立馬安了。

於臨璃挑了挑眉,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確實我這傷不是大夫人乾的,可惜有其母必有其女,於穆璿可真是完完整整繼承了大夫人的優點。”

“優點”被她咬得格外重,於精忠好像也被對方內涵到。

於穆璿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後,白蓮花的氣質拿捏得死死的,直接留下兩行清淚,“姐姐,你說什麼胡話?自從你前日出府後,我這是剛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