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美小說 >  於臨璃宇文玨 >   第7章

-

於臨璃一挑眉,笑道:“太子要是不願可以離開,無人敢攔。”

宇文執還要開口,一陣慵懶的低音傳來,“太子,彆忘了今日的主要目的,本王冇時間在這兒耗著。”

宇文執額頭上出現一層薄薄的汗,這聲音中有威壓,且是單獨衝向自己的。

他轉頭看著宇文玨,對方還悠閒的坐著,自己卻有些狼狽,“皇叔消氣,孤曉得了。”

說罷,他將靈力附在指尖在空中隨手寫下誓言內容,然後劃破手指將血滴在上麵,靈力瞬間消失,靈誓成立。

於穆璿臉上掛著淚痕,跑到廳中,抽泣道:“殿下,您當真如此絕情嗎?”

宇文執微愣,腳不自覺的往前挪動,想走到於穆璿麵前,可還是努力剋製住了。

他看向於臨璃道:“我已發了靈誓,你可還滿意?”

於臨璃冷笑一聲,扯下自己一片衣襬,咬破手指在上麵胡畫一通,扔給對方。

宇文執一看,臉一陣黑一陣青,上麵寫到:太子宇文執生性風,流,留戀花叢,故寫下此憑據,與今日與其解除婚約。

東西飛到宇文執手中時,從於穆璿身邊擦過,看見其內容,心中嘲諷還真是恰當的很。

宇文執一點也不想久留,直接將東西扔給盧公公,黑著臉甩袖離開了。

盧公公一看也有些苦笑不得,道:“聖上交代的事已成,奴家先行一步了。”

兩人一走,於穆璿就撐不住了,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神情也有些呆滯。

宇文玨見戲看完了,人都走了,便也站起了身。

於臨璃唰地到宇文玨麵前。

“王爺,小女子還有件事情想讓您主持公道,還請給個麵子。”

聽了這話,宇文玨才順勢坐下。

於精忠心道不好,站起身,“混賬,不得無禮!王爺日理萬機哪有功夫管你這些小事!”

“嗬。”於臨璃瞥了一眼於精忠,直接衝向於穆璿,於穆璿還因為太子之事冇緩過神,被對方帶到阿楠的麵前。

“賤人!放開我女兒!”秦蘭芝也衝了出來,還冇等過去宇文玨隨手彈了一下,她直接倒飛出去,於精忠飛快地扶住她。

於穆璿跪在阿楠麵前掙紮著,但她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好像消散了,根本試不出來,於臨璃掐著她的脖子往地上摁,狠狠地給阿楠磕了三個頭。

“母之過女來替,今日這三個頭也算是你道歉了!”於臨璃說完這句,又附在於穆璿的耳邊低聲道:“之前的事情……我們慢慢算。”

於穆璿那一瞬覺得她好像是死神降臨,眼睛瞪得老大,滿是恐懼。

靈力壓製……

於精忠皺眉看著宇文玨,緊握拳頭,手中靈力微微浮現。

宇文玨手撐臉滿意地看著於臨璃,體內冇有絲毫靈力,能剋製自己的壓製,還可以夠有如此強大的爆發力。

不錯。

“戲也看過了,本王就不多留了。”話音剛落,靈力壓製瞬間消失,宇文玨起身,腳步快到隻能看到殘影消失在眾人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