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美小說 >  於臨璃宇文玨 >   第8章

-

於臨璃看著對方離開的地方輕笑一聲。

這人還挺有趣……

秦蘭芝待宇文玨一走,便將於穆璿,哭哭啼啼說道:“老爺!我處處忍讓,好好料理家中之事,璿兒也是為了丞相府打了她,如今她便這樣對我的女兒,今日若不給我一個交代我便一頭撞死在這兒!”

於精忠也很生氣,要不是她於穆璿已經和太子訂婚,丞相府就能更上一層樓。

“逆女,目無尊長,不尊妹妹,今日就好好懲戒一番!”

他瞬間來到於臨璃麵前,用靈力凝出了戒尺,要往對方身上抽。

於臨璃想抬起胳膊阻攔,可身上已經冇了力氣,隻能側身躲過。

(一種植物),這身子也太虛了吧,纔不到半天就冇力氣了!

於臨璃在心中暗罵道,又開始緩緩蓄力。

“逆子!還敢躲!”於精忠見她躲,反手又是一下。

這次於臨璃接住了戒尺,直接將它捏了個粉碎,散在空氣中,“打我你配嗎?絲毫冇有儘過父親的責任,憑什麼讓我尊重;她又不是的親母親,憑什麼讓我尊重;從未承認過我是長姐,憑什麼讓我尊重!”

說罷,她便帶著阿楠離開了,於精忠和秦蘭芝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背影。

待完全看不到於臨璃的身影,秦蘭芝才忍不住開口,“老爺!這是難道就這麼算了?”

“哼!有臉提嗎?還不是你教的好女兒!”於精忠看都冇看秦蘭芝,直接走出了丞相府。

秦蘭芝扶住於穆璿回了碧波庭,於穆璿逐漸緩了過來,抱著秦蘭芝就哭。

於穆璿哭完,抹乾淚,惡狠狠道:“娘!今日如此大辱,我要於臨璃拿命來還!”

秦蘭芝進了臥房,於穆璿看著她從床下的暗格拿出一個小瓶,“後日寧國公夫人要舉辦賞花宴,寧國公和你父親屬於不同派係,我在裡麵也安了幾個人,這藥在寧國公府下了,那肯定是丞相府無關了……”

秦蘭芝正和於穆璿說著她的計劃,於穆璿也是越聽越激動,外麵卻又有傳來一聲踹門的巨響將兩人打斷。

這聲音好像是從西方那邊傳來的……兩人相視一眼,秦蘭芝一下就慌了,“快走!聲音是從西廂房傳來的!裡麵是你的嫁妝!”

兩人出門一看傻了眼,一群人在西廂房裡進進出出,於臨璃站在門口指揮著他們往出搬箱子,更重要的是那群人都穿著玉蕭閣的衣服。

玉蕭閣,遍佈全朝的存錢坊以及拍賣會,且資金都隻能由本人消費,玉蕭閣的卡都會綁定靈力,此卡在何處都能使用。

“於小姐,東西我們就帶走了,這是已經綁定您靈力的紫卡。”玉蕭閣的一位管家笑眯眯地將卡遞給於臨璃。

於臨璃好像是看見愣住的秦蘭芝和於穆璿,走到兩人麵前得意地把玩這手中的卡,說道:“我不過是來搬我的東西,怎麼把大夫人和妹妹給驚動了,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於穆璿忍不住開口,被秦蘭芝攔在身後。-